就地取材:在北美后院的泡茶花草

November 28, 2017

在北美家庭的后院有不少花草不但花香四溢,还可以用来泡茶,喝后齒頰留香,健脾提神。

German Chamomile

我国喝茶的习惯历史久远,可以追溯至远古夏朝(公元前2737年)时代的神农氏。相传中尝百草的神农氏发现茶叶是基于一次偶然,当时数块在旁的茶花树的树叶飘到他的杯子里,把杯子里的水变成淡淡青色。神农浅尝这些青色液体,发现它不但美味甘香,喝后更精力充沛。从此之后,世世代代无数后人都学会了喝的绿茶或红茶(红茶是经发酵过的)。归根到底,茶都是起源于山茶花(Camellia sinensis)。而山茶能在耐旱区#7生长,在卑诗省沿岸可以种植,新叶可在春、初夏及秋天收成。

Common Jasmine

茉莉花

经不同处理过程而成为最终的绿茶或红茶的品种繁多,数以百计。我最喜爱的是在鲜花盛开时节采摘的两种茉莉花:Jasminum sambac(又名阿拉伯茉莉以)及素馨花(Jasminum officinale 或一般茉莉)。一般茉莉是较为耐寒的长青藤蔓,夏季白花幽香四溢,用来一起泡茶,使茶花香朴鼻,但把它咽下去之前要弄清楚是这个品种。

German Chamomile

德国洋甘菊(Matricaria chamomilla)

当然,把茶作为药物应用和成为当地文化一部分的不是中国人唯我独尊,远古文化如古埃及、希腊和罗马人已懂得采用洋甘菊(Chamomile)作为泥敷药剂和治伤风和失眠的配方。洋甘菊的医学价值长久以来已被广泛应用,其中包括健胃、能控制糖尿病和增强抵抗力等。洋甘菊有两种:德国洋甘菊(Matricaria chamomilla)是一年生,罗马洋甘菊(Chamaemelum nobile)是多年生植物。此外,菩提花(Tilia cordata)也有类似的定神及其他保健作用,花香也甚为可口。

Monarda

Monarda

White Pine tea

白松(Pinus strobus)

Red rosebud tea

玫瑰花

北美原住民把当地的泡茶花草介绍给当时的新殖民地移民,当中的Oswego茶,来自Monarda fistulosa 和 Monarda didyma 树叶,芬香气味似 Earl Grey 茶,花能吃,可放进沙拉作陪衬。两种都是可靠的多年生植物,花开时间长,红色品种如‘Jacob Cline’极受蜂鸟欢迎。土生于本地的白松(Pinus strobus)松针亦曾被原住民用作食疗,泡了茶有大量抗氧化剂和维生素A及C,冲泡出的松树味道比想象中较淡,喝后有带甜留香。此外,玫瑰花和果实也可以用来泡茶,可口健康,其中的 Rosa rugosa,种植容易,它白、粉红和薰衣蓝的玫瑰花熏香四射,果实肥大,呈红橙色。

coverlowres

 

有多种泡茶花草孕妇或幼童不宜摄取,有过敏或抵抗力虚弱人士也得小心,所以尝试新品种前先作调查非常重要。如果想了解更多可泡茶或不为人知的可食用花草,请留意我即将在2018年由Douglas & McIntyre发行的著作‘Extraordinary Ornamental Edibles – 100 Perennials, Trees, Shrubs and Vines for Canadian Gardens’。

入乡随读 行业名词

flower bed : 花坛
specimen plant : 优型植物
groundcover : 地皮植物
leaf mold : 腐叶土
fertile frond : 能育叶,孢子叶

第一时间获得信息

* indicates required